开启辅助访问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风格

宿松世纪网

楼主: 宿松龙湖

[小说] 司命树(1)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0-1 0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(10)
1966年,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,到运动“轰轰烈烈”时,学校便停课闹革命。我们小学生成了从县城回乡闹革命中学生的“跟屁虫”,跟在他们后面拉起了造反大旗。忠党成了造反司令,比他当营长的爹官还大。尽管他的字最丑,但大字报写得最多,批判“智育挂帅”的张老师最深刻,态度最坚决,革命最彻底。有人说后来张老师给他递烟点火,夜里给他爹送酒,所以没挂牌游斗,也没再要求下跪,成了可以“教育好的一类”。
那年冬天,忠党亲自扛着红卫兵的造反大旗,到各大队,各村小学串联。在去横路时,湖上全结了冰,没有渡船。忠党第一个走下湖,在冰冻的湖面上对我们说:“战友们,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”并在冰上跳了几下,我们这才跟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横路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冰冻的湖面上行走,也是第一次来到横路。后来才知道那里就是忠党的准岳母家,二舅的养鱼场所在地。
二舅这时不在养鱼场,他去了农场。养鱼场、农场、畜牧场其实是一个单位,但是一般人都称之为畜牧场。据说早年人民公社时国家从外地引进优良的猪、牛等品种,都放在这里派人专门饲养。后来推广水稻优良品种,也在这里试种。再后来农场是公社综合厂的下属单位,是最早的乡镇企业。
农场比养鱼场大得多。它有一排比较气派的大瓦房,共七间,又大又高,当时是最时髦的房子。中间三间木梁的会议室,两间仓库,两头是场长、会计办公室兼住房。前边五间瓦房,两间厨房,三间职工宿舍的中间是过廊,住12个人。农场坐北朝南,冬暖夏凉,用现在的眼光看,这是一个特别适宜人类居住,生态环境极好的地方。这里吃的住的都比养鱼场好得多。二舅主要工作在养鱼场,但也是农场职工。养鱼场的人都想往农场调,但二舅情愿住养鱼场的草棚,不肯住农场的瓦屋。他情愿一个人在养鱼场自己做饭,不肯吃农场的专门厨子做的饭菜。一方面他做农活不大内行,更重要的是他在养鱼场能天天看到鲜花。
这年他把鲜花的母亲叫“亲娘”(干妈)。他成了鲜花的干哥哥,鲜花成了他的干妹子。鲜花家的重事累活名正言顺地成了他的事,他的脏衣服也常是鲜花洗,他的鞋袜也是鲜花做。鲜花做鞋的功夫一流,看看你的脚,她信手剪鞋样,做出的鞋,不大不小,不紧不松,正合脚。二舅说,第一次穿上鲜花的鞋,他从脚暖到头顶,心花怒放,一个人发神经似地跺着脚大喊大叫了好半天。大热天故意穿着鞋往人多的地方走。已经是冬天了,有一次天下雨,他把鞋夹衣服底下脱赤脚跑回家。脚冻得通红,巳麻木了。他还是先把夹衣服底下的鞋拿出来,一看完好无损,这才满意地笑了。而这时脚却冻得好象粘在地上抬不起来。
(2010.1.1.)(2016.9.24.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0-1 0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(11)
一天,酒海与公社吴委员带着一个人来到农场。来人自称姓方,一个热情又随和的人,与二舅又握手又拍肩。老方身材魁梧,四方脸,浓眉大眼,胴黑色的脸红赤中又略带白色,那是与二舅一样经过太阳严格的洗礼留下终生的印记,分明是农民形象又不象农民,开口说话先露出来一排又阔又白又长的牙齿,说着宿松话但末尾又带外地口音。
酒海分明喝酒了,把这个“老方”介绍一番,二舅没很听明白,只知道是他一个七转弯八抹角的亲戚。公社委员要二舅跟这个“老方”到一个叫张雨墩的地方去住一段时间,农场照发工资。随后公社委员和场长把他们生活用品一一搬上船。

二舅跟这个老方去的张雨墩,是离农场十几里远的龙湖口上的一个荒岛。不远处就是宿松十景之一的“龙湖浮笠”。
佐坝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佐坝与九姑之间原来并没有龙湖隔开,同在一座人烟稠密的龙门镇,那里住着几百户姓石姓张的人家。有一年,东海龙王行错了雨,玉皇大帝罚他到龙门镇上现原形示众。开始,人们对这个斗粗腰身、体长数丈的怪物很害怕。后来,见他并不伤害人畜,只是很丑,不知是谁竟然将它当蟒蛇杀了,并分吃了它的肉。众龙子龙孙上奏天廷,玉帝得知,非常恼火,决定惩罚龙门镇的人。命西海龙王带领雷公电母,要将龙门镇毁掉。西海龙王启奏道:“吃过龙肉的人该死,没吃过龙肉的人如果也死,岂不冤枉,不如先查访明白,再作定夺。”玉帝准奏,就命西海龙王下来查访。龙王变成一个穷苦的老人,来到龙门镇上了解了东门一户石家母子二人未吃龙肉。他便对母子二人说:“这镇上要遭大难了,你母子准备一条船,每天到城隍庙看看那对石狮子,要是石狮子眼睛发红,就赶快回家上船。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了,不能泄露出去,否则自已也保不住。”临走,还将一只破斗笠送给母子,说是急难有用。说着,老人便不见了。母子二人知是神仙点化,想方设法弄了一条船。小伙子把这话告诉了一个姓张的善良漂亮姑娘,姑娘逢人便讲,这样,全镇人都作了准备。石家儿子天天去城隍庙,这一天,忽然发现石狮子双眼通红,知道要出事,连忙跑到镇上告诉心爱的姑娘,善良姑娘告诉了众人。一时间大家扶老携幼,纷纷上船。母子二人见大家上船之后,也上了船。这时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倾盆而下,平地水深三尺,眨眼间,龙门镇成了一片汪洋。母子俩乘着小船,随水漂流而下,忽然发现他心爱的姑娘逐家通知众人来迟了,正抱着一根大树,呼号救命。小船本来已经载不动了,小伙子还是把这个姑娘救上了船,可是,儿子却被浪头冲走了,情急之中,姑娘跳下船冲进急流中,一个浪头打来,二人不见踪影,只见一只破斗笠漂在洪水中。妈妈大哭大喊正准备下跳。突然,奇迹发生了,斗笠陡然上升,转瞬间变成一个方圆上千平方米的土墩,儿子和心爱的姑娘紧紧拥护着安然无恙出现在土墩。后来人们为了感谢这位救命恩人,把两个土墩一个叫“浮笠墩”,一个“张雨墩”。龙门镇从此便成为“龙湖”,至今民间称九姑千岭一带叫“上岸”,称佐坝叫“下岸”。小伙子姓石,九姑、千岭的人据说是他的后人,漂亮姑娘姓张,老人姓李,佐坝那里的人流传着“九李十三张,无张不成屋”。
张雨墩据说自古至今,无论如何山洪暴发洪水泛滥,永远都没能淹没土墩,而且洪水越大,土墩越象斗笠,故“龙湖浮笠”口口相传,越传越玄,有人说李白、罗隐曾到过此处,成为宿松十景之一。故事不是我的拙笔所能叙述完整的。
清初知县胡永昌有诗:
芳汀如笠覆平湖,上下随波碧影孤。罗隐诗名浮一叶,闾邱道气浴双凫。洲通蠡泽分帆渡,渔集寒天听雁呼。为忆此中多钓隐,应须骑马问菰蒲。
龙湖书屋主人洪小崖先生有诗:
一抹青青似笠浮,夕阳风景画中收。几回打桨洲前过,欲向烟波作钓徒。
石公云亭字颂功诗《龙湖浮笠》:
荷花香里见南湖,远水环汀笠影孤。我欲乘舟咏明月,数声渔笛起菰蒲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0-1 0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(11)
一天,酒海与公社吴委员带着一个人来到农场。来人自称姓方,一个热情又随和的人,与二舅又握手又拍肩。老方身材魁梧,四方脸,浓眉大眼,胴黑色的脸红赤中又略带白色,那是与二舅一样经过太阳严格的洗礼留下终生的印记,分明是农民形象又不象农民,开口说话先露出来一排又阔又白又长的牙齿,说着宿松话但末尾又带外地口音。
酒海分明喝酒了,把这个“老方”介绍一番,二舅没很听明白,只知道是他一个七转弯八抹角的亲戚。公社委员要二舅跟这个“老方”到一个叫张雨墩的地方去住一段时间,农场照发工资。随后公社委员和场长把他们生活用品一一搬上船。

二舅跟这个老方去的张雨墩,是离农场十几里远的龙湖口上的一个荒岛。不远处就是宿松十景之一的“龙湖浮笠”。
佐坝民间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。相传在很早以前,佐坝与九姑之间原来并没有龙湖隔开,同在一座人烟稠密的龙门镇,那里住着几百户姓石姓张的人家。有一年,东海龙王行错了雨,玉皇大帝罚他到龙门镇上现原形示众。开始,人们对这个斗粗腰身、体长数丈的怪物很害怕。后来,见他并不伤害人畜,只是很丑,不知是谁竟然将它当蟒蛇杀了,并分吃了它的肉。众龙子龙孙上奏天廷,玉帝得知,非常恼火,决定惩罚龙门镇的人。命西海龙王带领雷公电母,要将龙门镇毁掉。西海龙王启奏道:“吃过龙肉的人该死,没吃过龙肉的人如果也死,岂不冤枉,不如先查访明白,再作定夺。”玉帝准奏,就命西海龙王下来查访。龙王变成一个穷苦的老人,来到龙门镇上了解了东门一户石家母子二人未吃龙肉。他便对母子二人说:“这镇上要遭大难了,你母子准备一条船,每天到城隍庙看看那对石狮子,要是石狮子眼睛发红,就赶快回家上船。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了,不能泄露出去,否则自已也保不住。”临走,还将一只破斗笠送给母子,说是急难有用。说着,老人便不见了。母子二人知是神仙点化,想方设法弄了一条船。小伙子把这话告诉了一个姓张的善良漂亮姑娘,姑娘逢人便讲,这样,全镇人都作了准备。石家儿子天天去城隍庙,这一天,忽然发现石狮子双眼通红,知道要出事,连忙跑到镇上告诉心爱的姑娘,善良姑娘告诉了众人。一时间大家扶老携幼,纷纷上船。母子二人见大家上船之后,也上了船。这时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倾盆而下,平地水深三尺,眨眼间,龙门镇成了一片汪洋。母子俩乘着小船,随水漂流而下,忽然发现他心爱的姑娘逐家通知众人来迟了,正抱着一根大树,呼号救命。小船本来已经载不动了,小伙子还是把这个姑娘救上了船,可是,儿子却被浪头冲走了,情急之中,姑娘跳下船冲进急流中,一个浪头打来,二人不见踪影,只见一只破斗笠漂在洪水中。妈妈大哭大喊正准备下跳。突然,奇迹发生了,斗笠陡然上升,转瞬间变成一个方圆上千平方米的土墩,儿子和心爱的姑娘紧紧拥护着安然无恙出现在土墩。后来人们为了感谢这位救命恩人,把两个土墩一个叫“浮笠墩”,一个“张雨墩”。龙门镇从此便成为“龙湖”,至今民间称九姑千岭一带叫“上岸”,称佐坝叫“下岸”。小伙子姓石,九姑、千岭的人据说是他的后人,漂亮姑娘姓张,老人姓李,佐坝那里的人流传着“九李十三张,无张不成屋”。
张雨墩据说自古至今,无论如何山洪暴发洪水泛滥,永远都没能淹没土墩,而且洪水越大,土墩越象斗笠,故“龙湖浮笠”口口相传,越传越玄,有人说李白、罗隐曾到过此处,成为宿松十景之一。故事不是我的拙笔所能叙述完整的。
清初知县胡永昌有诗:
芳汀如笠覆平湖,上下随波碧影孤。罗隐诗名浮一叶,闾邱道气浴双凫。洲通蠡泽分帆渡,渔集寒天听雁呼。为忆此中多钓隐,应须骑马问菰蒲。
龙湖书屋主人洪小崖先生有诗:
一抹青青似笠浮,夕阳风景画中收。几回打桨洲前过,欲向烟波作钓徒。
石公云亭字颂功诗《龙湖浮笠》:
荷花香里见南湖,远水环汀笠影孤。我欲乘舟咏明月,数声渔笛起菰蒲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0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0-1 0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12
张雨墩也罢,“龙湖浮笠”也好,其实那只是浩瀚龙湖中两个荒凉的土墩罢了。至于“洲中景物清幽,风光秀丽。春来人立洲上,足踏芳草,极目远眺,碧波荡漾,好似一只远航之舟,正在鸥鹭伴奏中航行,令人心旷神怡。”二舅说,那是文人笔下的“龙湖浮笠”。他看到的张雨墩并不很圆,地形狭长,只是茫茫龙湖中远望时有点象“浮笠”罢了。那时正是夏秋之季,荷叶又高又大,荷花盛开,芳香四溢;莲蓬高高耸立,黑的绿的还有藏在花中的小骨朵;芡实禾叶浮在水面上,真象斗笠般又大又圆,绿叶红茎,上边尖尖的刺;菱角禾又粗又密,微风吹拂,浪花掀起菱角禾藤让人看到下边成熟的菱角。满湖菱菜和茂密的油草船桨摇不动,二舅用竹篙才把船撑上岸。
二人走上张雨墩,一块20来亩的普通土墩,蒿柴茅草遍野,没有一棵树。遍地青蛙鸟儿,人走到跟前,青蛙才纷纷往水下扑腾扑腾乱跳,天鹅野鸭惊慌乱飞,麻雀挪挪窝儿又停下来望着两个不速之客。老方走上岸望见深草中一只野鸭伏在里边,对视一会,终于也飞走了。老方走近前一看,里边竟有三个鸭蛋,笑嘻嘻地对二舅说:“我们成了侵略者,赶走了原居民。”二舅不太懂,也跟着笑。
“在船上住还是岸上住?”二舅问老方。他不懂为什么要选择这鬼都不到的地方住。老方递给二舅一支香烟,“东海”牌的,那是当时最高档的香烟,要凭票卖,有钱也买不到的香烟。他曾经买过一盒,舍不得抽,放在家中半年发霉了,二舅悔死了,放在饭面上蒸去霉气,在人面前抽。
“岸上吃,船上住吧!”老方依然笑吟吟。
二舅下河割芡实禾,把粗茎剥去带刺的皮,红中带白,杆断丝连,炒时加点酸辣椒,二人吃得津津有味。二舅下河摘菱角,剁成菱米,煮饭香喷喷,炒菜又鲜又香。二舅下河捉泥鳅,张小虾小鱼,餐餐有鲜,老方吃着笑得合不拢嘴,又拍二舅的肩,又张二舅的烟。
二舅活也轻松,吃的也好。每天只在张雨墩斗笠大的地方活动,憋的慌。闲下无事停下来时,二舅就想鲜花,鲜花拖到身后臀部上辫子,鲜花圆圆的瓜子脸,又弯又细眉双眼皮下一双秋波摄人魂魄的眼睛常在二舅眼前晃,说话象铃儿响叮当比唱歌还好听的声音常在二舅耳边响。
每想到鲜花时,二舅就一人跑到另一边,望着十里外鲜花住的村庄,情不自禁地唱起山歌。
“正月想思病起头吔,心中烦恼两眉愁。名山大川随处走吔,花街柳巷把情偷吔,古来名士也风流吔。
二月想思病上身吔,心中烦恼八九分,睡在床上说乱话吔,心中只想有情人吔,同床三年未成婚吔。……”
“一想梁兄日落西吔,犹如刀割肚中皮,天边想到地边转吔,不知梁兄在哪里吔,想断肝肠郎不知吔。……”
“十指尖尖尖在姐面前,”——“拜雀儿不是?”
“心中有事不好对姐言,”——“你讲呀!”
“十七、十八无妻子,”——“你讨哇!”
“叫我讨亲又无半分钱,”——“你借哇!”
“借钱又怕三分利,”——“你也可怜!”
“心想向姐讨一样?”——“讨么事?”
“讨给我作媳妇儿。”——“呸!”
这是男女对唱的情歌,“拜雀儿”是善良的老人们赶吃粮食的鸟时的动作。二舅一人唱和,老方多少能听出话外音,但他不知道鲜花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文明上网|法律顾问:熊小东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帮助|自律承诺|宿松世纪网 ( 皖ICP备15022484号-1|皖公网安备 34082602201650号 )

GMT+8, 2018-12-11 02:16 , Processed in 0.063748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Dz! X3.4

© 2012-2016 丐昂建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